超级搜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文章栏目>>正文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收藏本页

民事判决书

作者:匿名 来源:互联网 阅读次数:480 发表日期: 2019-11-26 9:21:08

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沪0118民初22773号

     原告:刘某某,男,某年某月某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某某路150弄某号。

    委托诉讼代理人:苗伟,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叶某某,女,某年某月某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徐汇区某某路495弄某号。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某,上海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虞某某,上海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刘某某与被告叶某某法定继承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12月28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因案情复杂,本院于2019年6月28日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审理。本案分别于2019年1月21日、同年3月5日、同年5月10日、同年9月9日四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刘某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苗伟、被告叶某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某、虞某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刘某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坐落于上海市青浦区赵巷镇崧润路某某弄某某号的房屋归原告继承。2、判令被继承人叶某某名下兴业银行和上海银行的存款由原告继承,被告返还上述两银行的存款金额2,583,797.91元。3、判令被告将上海市青浦区崧泽路某某弄某某号的房屋的钥匙、动迁协议、被继承人叶某某的身份证、结婚证、社保卡、就医记录册、墓穴证、墓穴购销合同、手机一部(型号不详)、IPAD一台、叶某某名下兴业银行和上海银行的银行卡各一张、上海市惠民路某某弄某号某室公租房租赁证返还给原告。事实和理由:原告与被继承人叶某某系夫妻关系,被继承人的母亲袁某某于1964年3月5日死亡,被继承人的父亲叶某某于1998年4月5日死亡,且被继承人无子女,原告系被继承人的唯一第一顺位法定继承人。被继承人叶某某2018年10月28日死亡,且未留遗嘱。被继承人死亡后,被告借料理后事混乱期间,将被继承人的房产证、银行卡、身份证、手机、平板电脑等物拿走,意图侵占被继承人的遗产。原、被告未能协商一致。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如所请。

被告叶某某辩称:不同意原告诉讼请求。原告作为被继承人的丈夫并未尽到对原告的扶养义务,而被告在被继承人生病及术后康复期间尽到了绝大部分的扶养义务,被告应当继承遗产。被告并非趁着葬礼混乱拿走了被继承人的财产。自2011年被继承人生病后,被继承人的生活均是由被告打理照顾,被继承人的财产也是其自愿交付给被告保管,且被继承人口头说过其死亡后,这些财产均归其兄弟姐妹。原告在被继承人生病期间称,不会继承被继承人的遗产,也不愿去照顾生病的被继承人。原告未尽到对被继承人的照顾义务,应当剥夺原告的继承权。2011年前,原告与被告居住在一起,并未办理离婚手续,但是财产是各归各自所有。原告并不知晓被继承人的银行卡号及密码,可以佐证其夫妻二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财产是独立管理。2011年后,原告虽与被继承人仍住在一起,但是原告从不照顾被继承人,被继承人生病期间,都是被继承人的兄弟姐妹对其进行照顾。对原告的诉讼请求,诉请第1项所涉房屋是由叶某某父亲的公租房拆迁所得,该房屋的权利人除叶某某外还有其兄弟,叶某某占八分之一份额,该八分之一才是叶某某的遗产。诉请2中所涉叶某某的两张银行卡,银行卡内存款属于被告的财产,且银行卡内的款项已用于归还被继承人的兄弟姐妹为其垫付的医疗费和处理被继承人的身后事,故银行卡内的存款不应作为遗产进行继承。诉请第3项所涉物品,不同意在本案中处理。原告所述物品中墓穴证、墓穴购销合同、系争房屋的动迁协议复印件、两张银行卡在被告处,其他物品均不在被告处。

本院认定事实如下:原告刘某某与叶某某系夫妻关系,两人于1993年9月16日登记结婚。叶某某的母亲袁某某于1964年3月5日死亡,叶某某的父亲叶某某于1998年4月5日死亡,叶某某与袁某某共生育八名子女……叶某某于2018年10月28日死亡。叶某耀于2019年2月19日死亡。叶某某生前未生育子女。

上海市公平路某某弄某号房屋系居住公房,租赁户名为叶某某。2017年2月16日,叶某某作为公有住房承租人与上海市虹口第一房屋征收服务事务所有限公司签订《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一份,主要内容约定:被征收房屋坐落于上海市公平路某某弄某号,房屋类型旧里,房屋性质公房,房屋用途居住,居住面积28.8平方米,认定建筑面积44.36平方米。被征收房屋经上海建经房地产估价咨询有限公司评估,被征收房屋均价为27,265元/平方米(建筑面积)。被征收房屋的价值补偿款合计1,739,397.94、装潢补偿为22,180元,其他各类补贴和奖励合计497,566.92元。乙方选择房屋产权调换,调换的房屋坐落于上海市青浦区崧润路某某弄某幢东单元某号1101室。

2017年4月,叶某某作为乙方与甲方上海中建八局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签订《上海市商品房预售合同》,约定叶某某向甲方购买青浦区崧润路某某弄某幢东单元某号1101室房屋,房屋总价893,305.88元。2017年6月9日,叶某某作为乙方与甲方上海中建八局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确认甲方将青浦区崧润路某某弄某幢东单元某号1101室房屋交付乙方,房屋价款893,305.88元已由乙方全部付清。

被继承人叶某某名下有尾号为0313的上海银行卡和尾号为6817的兴业银行卡各一张。其中上海银行卡2018年10月30日的账户金额为213,698.21元,当日及此后,该账户显示多笔取款和现金取款……

审理中,原、被告一致确认叶某某名下上海银行账户绑定的是股票账户,叶某某死亡后该账户的收入为被告操作卖出股票后的收入。叶某某死亡后上海银行账户的收入是理财产品到期自动赎回。

以上查明的事实,由原、被告的陈述,原告提供的户籍档案查询证明、户口簿、房地产权证、商品房预售合同、拆迁安置协议、本院调取的租用公房凭证等证据予以证明,上述证据并经庭审质证,本院予以确认。

审理中,被告主张:

1、 叶某某生前,原告并未尽到扶养义务,叶某某生病后均是兄弟姐妹对其进行照顾,原告不应享有继承权。被告在叶某某生前尽到了照顾义务,应当分得遗产。为此,被告提供证人孙某思、孔某英、叶某丽、叶某昌的证言予以证明。

孙某思陈述,其是叶某某的同学,叶某某生病住院期间大部分都是同学朋友、邻居及兄弟姐妹进行照顾,原告从未尽到照顾义务,生病住院期间原告也未陪护,叶某某虽与原告住在一起,但叶某某都是自己照顾自己,还要给原告做饭。叶某某曾说过,其与刘某某口头约定了夫妻各自财产归各自所有。叶某某称财产交被告处理,要多留点给被告,叶某某的丧事也是被告操办。

孔某英陈述,其是叶某某的同学,叶某某生病十余年,都是被告和兄弟姐妹照顾,原告从未尽到照顾义务,叶某某曾说过房屋归叶家人,不该原告,钱款小部分留给原告,叶某某去世后丧事是被告操办。

叶某丽陈述,其是叶某某的姐姐,本案系争房屋与原告并无关系,叶某某生病期间,原告从未照顾过,手术签字也不愿意,都是叶某某的兄弟姐妹及同学在照顾叶某某。虽然叶某某和原告居住在一起,但原告从未尽到照顾义务。叶某某说过,其与刘某某财产各自独立,叶某某银行卡交给被告是为了让被告为其支付医疗费,剩余钱款用于归还兄弟姐妹垫付的医疗费,其为叶某某垫付医疗费30万元左右。

叶某昌陈述,其是叶某某的哥哥,叶某某生病期间还要照顾原告,日常开销也是叶某某负担。每次去医院不见原告陪护,叶某某去世后,丧事是被告操办,叶某某生病期间兄弟姐妹为其垫付过医疗费,叶某某将银行卡交给被告是为了让被告支付医疗费并归还兄弟姐妹垫付的医疗费,其为叶某某垫付医疗费2万元左右。

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人证言均不予认可,认为证人证言无法达到被告的证明目的。证人孙某思称未在医院见过原告,不代表原告未去过医院,证人孔某英的陈述仅能证明原告在叶某某生病住院期间对叶某某照顾较少,因为当时原告自身身体状况和房屋装修等因素确实对叶某某照顾较少,但在家中生活时原告对叶某某是尽到照顾义务的。证人叶某丽、叶某昌与本案处理结果具有利害关系,其证言不足采信,不认可叶某丽为叶某某垫付医疗费30万元左右和叶某昌为叶某某垫付医疗费2万元的事实。

2、两张银行卡内的款项系被继承人叶某某对被告的赠与,且卡内款项已用于支付叶某某医疗费、购买墓穴费用和丧葬费用,其余款项用于归还叶某某兄弟姐妹为其垫付的医疗费。

为此,被告提供以下证据:(1)案外人孙某名下招商银行对账单、孙某与叶某某的微信聊天记录,被告表示孙某是其儿子,证明2017年4月28日被告为叶某某支付医疗费16,800元。(2)孙某业名下招商银行对账单,被告表示孙某业是其配偶,证明2017年9月14日被告为叶某某支付医疗费7,000元。(3)发票3张,证明叶某某在殡仪馆进行大礼和火化时花费的金额为9694元,该款系从叶某某银行卡内取现支付。(4)收据2张,证明被告为租赁灵堂场地和购买殡葬用品等花费8000元,该款系从叶某某银行卡内取现支付。(5)收据2张,证明被告为叶某某办理丧葬一条龙支付57200元,该款系从叶某某卡内取现支付。(6)墓穴购销合同1份、发票4张、收据1张,证明被告为叶某某购买墓穴共花费208909元,该款系从叶某某银行卡内取现支付。(7)交通费发票1组,证明被告为叶某某办理丧事支付交通费2832.

原告认为,叶某某银行卡内金额均属其与原告的夫妻共同财产,其中叶某某的份额应作为遗产在本案中进行处理。原告对叶某某尽到了照顾义务,且照顾多少的问题不属于被剥夺继承权的情形。被告对叶某某的照顾属于姐妹情分,与继承权无关,不同意被告以此理由分得遗产。对于原告提供的上述证据,被告认为证据(1)(2)没有异议,同意从叶某某遗产中进行扣除。证据(3)火化费金额认可,但是应当从抚恤金中扣除。证据(4)租赁场地是事实,但是金额原告不清楚,收据也仅是手写的,无公章无具体地址等信息,由法院依法认定。证据(5)收据的形式不是正式发票,也无具体明细,其中一张收据写了“现金9000元”,可见还有1000元是转账,被告称均是取现支付的有异议。证据(6)不予认可,原告并未委托被告去购买墓穴,按照传统讲,被继承人是原告的配偶,应当由原告对叶某某进行安葬,而不是被告随意购买墓穴安葬。被继承人骨灰现在何处存放,原告无从而知,就被告现提供的证据无法证明该笔款项就是用于购买被继承人的墓穴的。而且墓穴是在法院第一次开庭前几天购买,被告是故意消耗遗产。证据(7)交通费金额由法院依法认定。

审理中,原、被告一致确认叶某某死亡后,被告领取抚恤金16285元。原、被告一致同意处理丧失的费用优先从该笔抚恤金中抵扣,不足部分再从遗产中扣除。

本院认为,根据本案查明事实,被继承人叶某某生前未留有遗嘱,未生育子女,其父母均已死亡,刘某某作为叶某某的配偶系叶某某第一顺位法定继承人,叶某某的遗产应由刘某某全部继承。被告主张刘某某未对叶某某尽到照顾义务,应丧失继承权,但其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该主张,且其该项主张亦不符合法定继承权丧失的情形,故对被告的主张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主张叶某某生前被告对其尽到了照顾义务,应当分得遗产,但被告提供的证人证言不足以证明其该项主张,本院对被告的意见不予采纳。

根据原告提供的房屋征收补偿协议等证据,本案系争房屋上海市青浦区某某路80071101室,由坐落于上海市某某路4254号的公有住房被征收后产权调换所得,被征收公有住房的承租人为叶某某,故本院确认系争房屋归叶某某所有。现叶某某已死亡,系争房屋应作为叶某某的遗产在本案中处理。故本院确认坐落于上海市青浦区某某路80071101室房屋归原告所有。

叶某某名下上海银行账户和兴业银行账户内的款项应属叶某某和刘某某夫妻共同财产,虽被告主张叶某某和刘某某婚后财产各自所有,但被告未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明,本院对被告的主张不予采纳。被告主张叶某某已将两个银行账户内钱款赠与被告,两张银行卡内钱款系被告的钱款,不应作为遗产进行继承,对此被告亦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本院不予采信。故本院确认上海银行和兴业银行账户内款项中属于叶某某的份额应作为遗产在本案中一并处理。被告主张银行卡内部分欠款用于归还兄弟姐妹为叶某某垫付的医疗费,对此,被告未提供相应的证据,本院不予采纳。现被告确认叶某某死亡后上述两银行账户内金额由被告支配,故被告应扣除合理支出后将其余款项支付给原告。根据被告提供的款项支出证据、原告确认的支出金额、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并结合被告领取的抚恤金情况,本院酌定被告应支付给原告229万元。

对原告诉请第3项所涉物品,除手机和平板电脑外,其余物品并不属于遗产范围,且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手机和平板电脑在被告处,故对原告该项诉请本院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十条、第十三条、第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 坐落于上海市青浦区某某路80071101室房屋归原告刘某某所有;

二、 被告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刘某某229万元;

三、 驳回原告刘某某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照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30800元,由原告刘某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王媛媛

人民陪审员        沈雪丽

人民陪审员        陶惠萍

 

O一九年九月二十七日

           金某某

0
0
上一记录:没有上一条记录
下一记录:广州车位产权办理流程

公共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载入中...
    您的称呼  验 证 码   
    您的评论 [ 最多字数:  已用字数:剩余字数:]

     
Copyright© 2012-2015 苗律师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上海市浦东南路855号世界广场13层ABC

手机:13818906036 电话:021-58879632转1087 ,QQ:28997514
本站部分信息参考了法律人士的智力成果,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您不同意收录敬请有效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并向您表示致敬。
沪ICP备12020722号
技术支持:律师建站

陕公网安备 61050202000409号